我的位置:首页?>?帮派
帮派过时了好好说相声!
更新时间:2019-07-25 06:33:20?点击数:183?

 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对撕,输家肯定是相声事业。本文没有兴趣再去深入细节,谁背叛?谁无情?谁小人?谁圣人?

  我喜欢郭德纲和很多他的徒弟们。但最喜欢是马三立,马志明,以前我一个人能把《黄鹤楼》《拴娃娃》大致背下来。最初在网络看到郭德纲时,我并不觉得段子新鲜,只是觉得能将《大保镖》改编成《文武双全》又演得如此到位,的确很赞。

  贫寒挣扎时,矛盾能相忍,富贵腾达时,却状况百出。团队利益冲突的激化过程,归根结底是在管理上出了问题。

  从修家谱这事看,是在强化江湖帮规约束,巩固自己地位。但作为一家经常举行大型商演的经营机构(德云社)来说,成员的利益分配,特别是核心艺人如何平衡,则不能是由谁一句话的事。

  闯码头,争地盘,大腕小角皆是江湖中人,凭本事吃饭,靠义气维系,帮主控制团队的有效手段是江湖义气和江湖规矩。

  郭德纲高调秀“家谱”,我第一反应就是反感,他将原本松散的相声行业组织,进行自我强化,必将压迫到不属于德云社的同业艺人。

  与天地会,哥老会,三合会,大刀会一样,红帮出自洪门。当反清复明的属性消失后,它们都成了纯粹的江湖帮会。

  红帮往往以实力相当的头领大哥横向结成兄弟,雄据一方。与青帮垂直控制不同,红帮更有商议色彩。

  学艺,必须拜师。《霸王别姬》中张国荣小时侯受的磨难,相信看过电影的都能理解,严师才能出高徒。这种行业特点,不能说好与坏,今天吃的苦,明天就是你赢得满堂彩的本钱。

  旧帮派入伙,必须有引见师,传道师,执堂师,师,文堂师,武堂师,巡堂师,赞礼师,抱香师等。

  门生除了写投拜红贴,还要附上贽金10元(家境好可以多给),引见师,传道师都要画押,选好吉日,开香堂正式收徒,一收就收十个以上,不然太麻烦。

  这些不仅是青帮,也是各江湖行当通用的规矩。说别人欺师灭祖,那自己是否有过藐视前人?说到底就是话语权在谁手里。

  传统的东西不一定全是好的。更何况,在一个利益团体里,已经不会再有过去的归属感,核心精神不可能再回来。

  郭德纲这样做,更多的目的是给别人看,让德云社有称霸一方地位,让粉丝认为他在振兴传统文化,威慑德云社员工()。

  郭德纲令相声复活?那么他靠什么走红?跟赵本山不同,他靠的是网络的兴起,没有网络,那些曾被侯宝林剔除掉的糟粕元素,怎么可能广为传播?(其实我也喜欢)

  他以反主流着称,走红后却混迹于电视综艺,也上了春晚。在商业娱乐中,这些我都能理解,但我不能理解的是,既然你要遵循旧帮规,为什么要公开贬损每一个与你不合的人,“事不做绝两面光”这也是湖的格言。

  到了三十年代,杜月笙彻底简化了这类仪式,只要有引见师,你递上红帖,贽金即可。然后约个吉日,让大家来杜宅,三鞠躬就OK。最后请众人喝青果茶,代表青帮代花结果。

  所谓家谱能大得过法律?一个人的艺名,文化部门没意见,凭什么不让人用?你的依据就是江湖门规,但别忘了还有法律。

  什么叫江湖?黄金荣1927年托虞洽卿退还蒋介石的拜师门贴,那才叫会做人,而且很低调,蒋介石也感激他,对不对?用老蒋作参照当然不恰当,毕竟与帮会是两条路。

  那么像曹云金这样的事当的也有好多。徒弟闯出名堂,另立门户,带走本帮资源,做师傅的如何对待则是一门大学问。

  杜月笙与黄金荣原有师门之谊,当杜月笙羽翼丰满时,黄金荣不是闹什么逐出师门,而是结为异姓兄弟。

  私下也是咬牙切齿骂他“吃饭忘了种田人”,1948年还摆了杜月笙儿子杜维屏一道,害他坐牢,但表面上客客气气,大亨也是要脸皮的。

  矛盾最激烈是他的门生唐嘉鹏,上海大世界游乐场,原是商人黄楚九的产业,唐嘉鹏以诡计相夺。黄金荣任命他为总经理,但安排了心腹水果荣生为副总,以期制衡。

  唐嘉鹏果然在名望提升,势力壮大后,不再听老头子约束,最终杀了他眼中的障碍水果荣生。大家都是黑社会,帮中兄弟,为什么要下死手?说白了就是为了钱。

  黄金荣怎么办?能直接火并唐嘉鹏吗?这会引发青帮动荡。能逐出师门吗?也不能,大世界是块肥肉,而且逐出后,他就不能再以师傅之名指责教训。而唐嘉鹏出于各种顾虑也不可能反出师门,他需要黄金荣这块牌子。

  黄金荣利用“黄包车大王”顾竹轩(唐嘉鹏原来的老大)与唐的矛盾,借手杀了唐嘉鹏。等顾的势力危及自身时,再串通巡捕房,令顾吃了好几年的官司,无暇威胁自己。

  黑老大下场尚且如此,说相声的艺人当年什么地位?连小混混都能打你骂你,时代变了,地位高了,江湖气却越来越重。

  收徒是一种敛财方式,除了黑社会,以艺班来说,同样需要贽金(学费)。一般都是像征性的,青帮就是10元,家境好,师傅也开心。

  像大英银行买办徐懋棠拜杜月笙为师,就给了50万,杜月笙不收,最后当作杜的中汇银行股金,才收下。还有三节两寿,造房迁居等,徒弟都要送钱。

  艺班收得比较高一些,因为涉及到住宿,吃饭等生活费用。特别穷的孩子来拜师则减免,主要看苗子好坏,无非是多双筷子。打骂是常有的事,以劳动替代拜师费。师傅有情,徒弟感恩,是最理想的情况

  把徒弟赶出门,流露街头,丢的是师傅的脸,戏班的脸。梅兰芳小时侯戏学不好,师父吴菱仙也是打骂,等梅兰芳艺成之后,就放他离开科班出去历练,梅兰芳名扬天下,同样也要回报恩师。这才是中华传统的可取之处。

  梅兰芳怕徒弟走掉吗?不怕。他就是最大的角,有他在不怕没票房,徒弟出去扬名立万,归根结底还是烘托了梅兰芳,也有利于京剧的发展繁荣。

  也是旧会的信条,这种东西已经完全扭曲了江湖义气,以小帮派欺压别人,来对抗大环境,最终必将被大环境所淘汰。

  中国演艺市场已是越来越商业化,各种娱乐公司时不时也有纠纷,一般是以诉讼了结。在言论场上公开矛盾,争的无非是路人的同情目光。

  德云社在曹云金这样的事情发生后,改制是德云社的最好出路,虽然内部也有各种合同,但主要还是以帮规来约束,以师傅的权威来决定徒弟前程。

  人心隔肚皮,师傅叫得再亲,末必能保证五年,十年后不分崩离析。人是会长大的,思想是会改变的,再忠厚的人,也要考虑今后的家庭生计和对利益的渴望。

  说重一点,社团的权力性质,不能与国家权力相抗衡,而且这种组织形式一旦尝到甜头,就会像病毒一样扩散到社会肌体上。这样还能有好下场吗?

  如果曹云金是去开饭馆或卖服装,则什么欺师灭祖,背叛师门都不会存在,可能还会情意融融,正如郭德纲所言“同行之间是赤祼祼的仇恨。”

  后沙月光:帮派过时了,好好说相声!曹云金开撕郭德纲,看旧中国文化。曹云金前日数千字长文,细数往日恩怨,并暗示还有猛料,矛盾升级到公开撕破脸的地步。

 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对撕,输家肯定是相声事业。本文没有兴趣再去深入细节,谁背叛?谁无情?谁小人?谁圣人?

  我喜欢郭德纲和很多他的徒弟们。但最喜欢是马三立,马志明,以前我一个人能把《黄鹤楼》《拴娃娃》大致背下来。最初在网络看到郭德纲时,我并不觉得段子新鲜,只是觉得能将《大保镖》改编成《文武双全》又演得如此到位,的确很赞。

  贫寒挣扎时,矛盾能相忍,富贵腾达时,却状况百出。团队利益冲突的激化过程,归根结底是在管理上出了问题。

  从修家谱这事看,是在强化江湖帮规约束,巩固自己地位。但作为一家经常举行大型商演的经营机构(德云社)来说,成员的利益分配,特别是核心艺人如何平衡,则不能是由谁一句话的事。

  闯码头,争地盘,大腕小角皆是江湖中人,凭本事吃饭,靠义气维系,帮主控制团队的有效手段是江湖义气和江湖规矩。

  郭德纲高调秀“家谱”,我第一反应就是反感,他将原本松散的相声行业组织,进行自我强化,必将压迫到不属于德云社的同业艺人。

  与天地会,哥老会,三合会,大刀会一样,红帮出自洪门。当反清复明的属性消失后,它们都成了纯粹的江湖帮会。

  红帮往往以实力相当的头领大哥横向结成兄弟,雄据一方。与青帮垂直控制不同,红帮更有商议色彩。

  学艺,必须拜师。《霸王别姬》中张国荣小时侯受的磨难,相信看过电影的都能理解,严师才能出高徒。这种行业特点,不能说好与坏,今天吃的苦,明天就是你赢得满堂彩的本钱。

  旧帮派入伙,必须有引见师,传道师,执堂师,师,文堂师,武堂师,巡堂师,赞礼师,抱香师等。

  门生除了写投拜红贴,还要附上贽金10元(家境好可以多给),引见师,传道师都要画押,选好吉日,开香堂正式收徒,一收就收十个以上,不然太麻烦。

  这些不仅是青帮,也是各江湖行当通用的规矩。说别人欺师灭祖,那自己是否有过藐视前人?说到底就是话语权在谁手里。

  传统的东西不一定全是好的。更何况,在一个利益团体里,已经不会再有过去的归属感,核心精神不可能再回来。

  郭德纲这样做,更多的目的是给别人看,让德云社有称霸一方地位,让粉丝认为他在振兴传统文化,威慑德云社员工()。

  郭德纲令相声复活?那么他靠什么走红?跟赵本山不同,他靠的是网络的兴起,没有网络,那些曾被侯宝林剔除掉的糟粕元素,怎么可能广为传播?(其实我也喜欢)

  他以反主流着称,走红后却混迹于电视综艺,也上了春晚。在商业娱乐中,这些我都能理解,但我不能理解的是,既然你要遵循旧帮规,为什么要公开贬损每一个与你不合的人,“事不做绝两面光”这也是湖的格言。

  到了三十年代,杜月笙彻底简化了这类仪式,只要有引见师,你递上红帖,贽金即可。然后约个吉日,让大家来杜宅,三鞠躬就OK。最后请众人喝青果茶,代表青帮代花结果。

  所谓家谱能大得过法律?一个人的艺名,文化部门没意见,凭什么不让人用?你的依据就是江湖门规,但别忘了还有法律。

  什么叫江湖?黄金荣1927年托虞洽卿退还蒋介石的拜师门贴,那才叫会做人,而且很低调,蒋介石也感激他,对不对?用老蒋作参照当然不恰当,毕竟与帮会是两条路。

  那么像曹云金这样的事当的也有好多。徒弟闯出名堂,另立门户,带走本帮资源,做师傅的如何对待则是一门大学问。

  杜月笙与黄金荣原有师门之谊,当杜月笙羽翼丰满时,黄金荣不是闹什么逐出师门,而是结为异姓兄弟。

  私下也是咬牙切齿骂他“吃饭忘了种田人”,1948年还摆了杜月笙儿子杜维屏一道,害他坐牢,但表面上客客气气,大亨也是要脸皮的。

  矛盾最激烈是他的门生唐嘉鹏,上海大世界游乐场,原是商人黄楚九的产业,唐嘉鹏以诡计相夺。黄金荣任命他为总经理,但安排了心腹水果荣生为副总,以期制衡。

  唐嘉鹏果然在名望提升,势力壮大后,不再听老头子约束,最终杀了他眼中的障碍水果荣生。大家都是黑社会,帮中兄弟,为什么要下死手?说白了就是为了钱。

  黄金荣怎么办?能直接火并唐嘉鹏吗?这会引发青帮动荡。能逐出师门吗?也不能,大世界是块肥肉,而且逐出后,他就不能再以师傅之名指责教训。而唐嘉鹏出于各种顾虑也不可能反出师门,他需要黄金荣这块牌子。

  黄金荣利用“黄包车大王”顾竹轩(唐嘉鹏原来的老大)与唐的矛盾,借手杀了唐嘉鹏。等顾的势力危及自身时,再串通巡捕房,令顾吃了好几年的官司,无暇威胁自己。

  黑老大下场尚且如此,说相声的艺人当年什么地位?连小混混都能打你骂你,时代变了,地位高了,江湖气却越来越重。

  收徒是一种敛财方式,除了黑社会,以艺班来说,同样需要贽金(学费)。一般都是像征性的,青帮就是10元,家境好,师傅也开心。

  像大英银行买办徐懋棠拜杜月笙为师,就给了50万,杜月笙不收,最后当作杜的中汇银行股金,才收下。还有三节两寿,造房迁居等,徒弟都要送钱。

  艺班收得比较高一些,因为涉及到住宿,吃饭等生活费用。特别穷的孩子来拜师则减免,主要看苗子好坏,无非是多双筷子。打骂是常有的事,以劳动替代拜师费。师傅有情,徒弟感恩,是最理想的情况

  把徒弟赶出门,流露街头,丢的是师傅的脸,戏班的脸。梅兰芳小时侯戏学不好,师父吴菱仙也是打骂,等梅兰芳艺成之后,就放他离开科班出去历练,梅兰芳名扬天下,同样也要回报恩师。这才是中华传统的可取之处。

  梅兰芳怕徒弟走掉吗?不怕。他就是最大的角,有他在不怕没票房,徒弟出去扬名立万,归根结底还是烘托了梅兰芳,也有利于京剧的发展繁荣。

  也是旧会的信条,这种东西已经完全扭曲了江湖义气,以小帮派欺压别人,来对抗大环境,最终必将被大环境所淘汰。

  中国演艺市场已是越来越商业化,各种娱乐公司时不时也有纠纷,一般是以诉讼了结。在言论场上公开矛盾,争的无非是路人的同情目光。

  德云社在曹云金这样的事情发生后,改制是德云社的最好出路,虽然内部也有各种合同,但主要还是以帮规来约束,以师傅的权威来决定徒弟前程。

  人心隔肚皮,师傅叫得再亲,末必能保证五年,十年后不分崩离析。人是会长大的,思想是会改变的,再忠厚的人,也要考虑今后的家庭生计和对利益的渴望。

  说重一点,社团的权力性质,不能与国家权力相抗衡,而且这种组织形式一旦尝到甜头,就会像病毒一样扩散到社会肌体上。这样还能有好下场吗?

  如果曹云金是去开饭馆或卖服装,则什么欺师灭祖,背叛师门都不会存在,可能还会情意融融,正如郭德纲所言“同行之间是赤祼祼的仇恨。”

上一篇:中国历史最厉害的三大神秘门派第一留下珍贵书籍第三至今仍在


下一篇:《扰攘社会三百年-三大帮会演义》pdf